知识分享之详解员工福利税 (一)背景及术语介绍

03/07/2018
Pirlo

FBT(Fringe Benefit Tax)

有些介绍直接翻译为边缘利益税,不过也有人称其为员工福利税,后者明显通俗易懂一些。

说到FBT的背景,不得不提到上一任的工党总理——保罗.基廷。83年霍克总理上台直至91年自己担任总理,基廷是联邦财政部长。他主导并实施了一系列的重大经济改革,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产生了长远的影响。这些改革包括,解除对金融市场的管制、货币政策的改革、税制改革,以及废除贸易保护主义壁垒等;他解除了政府对航空、电信等行业的管制,构建了国家权力统治的框架。为此,基廷一直被视为澳大利亚的一位改革派财长。不过,在他财长任期内(1989年),澳洲的实际通胀率达到9%,储备银行名义利率更高达17%。

1983到86财年,澳洲最高的个人所得税率是60%,最高税率起征点分别是$35788, $35788和$35000。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个年代,偷逃税的现象很多了。常见的就是雇员(一般是高级雇员)要求放弃部分现金类收入,将该部分收入交由雇主支付原本自己用税后工资支付的各项费用,什么按揭啊,车辆啊,信用卡啊。如果是缴纳所得税的企业,这样的行为会增加企业所得税,不一定可行。但是澳洲还有大量的不缴纳企业所得税的,比如政府机构(澳洲政府就业人员占人口比例不小,当然咯,不能和祖国比),这样的偷逃税,给财政税收带来很大的影响。

section 26(e) of the ITAA 1936和员工福利税的最重要不同之处就是“that employers are now liable to taxation in respect of benefits provided to employees.” 于是政府又可以多条财路:如果雇员选择非现金类收入(各项福利),雇主将要为之缴税。再于是乎,员工的收入可以大致分为两块:现金类收入和非现金类收入(Cash income and Non-Cash Income), 前者属于income tax范畴,而后者由FBT掌控了。法律名义上规定是由雇主缴纳的,实际情况下,99%的雇主在和员工签署Salary packaging or Salary Sacrifice协议时就明文规定转嫁FBT给员工个人。

基本相关术语

与所得税的收入、应税收入、所得税率和所得税相似,FBT也有相应的科目:Fringe Benefit, Fringe Benefit Taxable Value, Fringe Benefit Tax rate and FBT liability。

下面小编为大家介绍一下FBT各个项目的含义:

1.Fringe Benefit:也就是雇员所得到的福利,或者通俗一点,就是非现金类(非Income Tax所涵盖)的收入,再通俗一点,就是Salary package/sacrifice的收入;FBT是税种,Salary package/Salary sacrifice就是实现这一福利税的方式、途径。

2.Fringe Benefit Taxable Value:所得税有各项抵扣,FBT也有类似的法规,所以并非是有$1的福利,就有$1的FBT应税额。正如会计师的价值是让你的所得税应税额越少越好,Salary package的时候,也要尽量扩大福利的数额同时减小Fringe Benefit Taxable Value。 具体的计算规定,以后介绍。

3.Fringe Benefit Tax rate:这是所得税与福利税一个明显的区别,福利税没有分档,一律按照最高的所得税率+Medicare Levy,两年前是48.5%,现在是46.5%。按照工党的预算,福利税率还将下降。不过别把它和个人所得税率混淆了,只是法律规定其等值,目的是在于让尽可能多的人去正常的缴纳所得税,而不要去寻求非现金类的福利。后面有例子进一步说明。

4.FBT liability:这也是所得税与福利税的一个区别。计算所得税时(暂时不考虑各个税挡),应税收入乘以所得税率就是所得税额,而在福利税中:

FBT liability = Fringe Benefit Taxable Value * Gross Up rate * Fringe Benefit Tax rate

(Fringe Benefit Taxable Value * Gross Up rate 所得的数值称为Gross Up Value)

Gross Up Rate(GU rate),是福利税一个独特的概念,取决于雇员所获得的福利是否含有G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