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涡中的负扣税:谁是受益者,谁又是受害者?

04/12/2018
Pirlo

澳大利亚可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还在使用“负扣税”政策的国家,该项政策的争议性一直很大。每到大选年,负扣税政策就会被重新提起,进而成为联盟党和工党双方互相攻击的内容。本月早些时候,工党就对这一政策进行了辩护。今天我们就一同来关注这一在澳洲联邦大选时避无可避、上台后又束手无策的负扣税政策。

负扣税政策

简单来说,负扣税政策指的是,允许纳税人在一项商业活动中蒙受的亏损,用于抵扣其他商业活动中的收益,实现减少应纳税收入、减少应交税金的目的。

据统计,在2001-02财政年中,房地产投资者的负扣税收入使澳大利亚全国个人所得税收入减少了6亿澳元,2004-05财年减少了39亿澳元,2010-11财年减少了132亿澳元。

在2016年联邦选举期间,工党就曾提议限制(但不是消除)负扣税政策,并将资本利得税折扣从50%减半至25%,因为工党研究分析发现,澳大利亚的负扣税政策为富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对中低收入的澳人则并没有太大好处。

不过,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Scott Morrison表示,税收数据显示,许多中等收入群体(例如教师、护士和电工)从负扣税政策中获得的利益大于中高收入人群。

工党旧政重提,执政党予以反击

2019年又是联邦大选年,目前在野的工党“照例”重提限制负扣税的计划,宣称只要赢得大选,就会立时限制对新住宅的负扣税优惠力度,同时还将减少投资者最终在出售房产时获得的减税优惠。工党认为,这将缓解房价压力,并将帮助首批购房者进入市场。

不过,执政的联盟党政府财长Josh Frydenberg与其前任Scott Morrison保持了一致步调,他抨击了工党的主张,表达了坚守负扣税政策、不减免其优惠力度的立场。

Frydenberg先生在11月初的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我们确信,使用负扣税政策的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应税收入低于80,000澳元,也就是大众所认为的非富人。所有负扣税政策受惠人群中包括58,000位教师、40,000位护士、20,000名警察和急救人员。”

应税收入?总收入?

据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对于财长的此番言论,澳大利亚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存在误导性的:使用应税收入来定义财富是错误的,因为负扣税的本质就是一种税收减免,减少了应税收入。

专家建议:从一个人的总收入中,扣除负扣税带来的影响,并给予该数字一个阈值,才是准确的衡量标准。而根据这一衡量标准,只有52.3%负扣税获益者的收入低于80,000澳元,这有悖于Josh Frydenberg所谓的“三分之二”这一比例——根据他的说法,所有负扣税受益者中应当有76.4%的收入低于80,000澳元。

与此相对的,根据Josh Frydenberg的说法,应当有23.6%的负扣税受益者收入高于80,000澳元,但事实情况是,收入高于80,000澳元的人占所有负扣税受益者人数的47.7%。

因此,从以上分析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收入高于80,000澳元的人使用负扣税优惠政策的频率和概率都更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税务与转移政策研究所教授Miranda Stewart也表示,使用应税收入作为衡量负扣税政策受惠者的标准是错误的,“使用应税收入作为衡量标准,就是已经将纳税人所有因负扣税及其他税收优惠政策抵扣的部分剔除。”

“这解释了大量没有应税收入的人在房地产投资时是亏损的,他们利用这一部分亏损,将应税收入减少到零。”

在澳洲,怎样的人算是富人
收入最高的那五分之一的人中,也有相当大的比例的人认为他们收入并非最高。”

而一项澳大利亚研究所2014年发起的研究中显示,中低收入人群(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澳元)中超过80%的人认为澳洲的平均家庭年收入就差不多是他们的收入水平。

这就意味着,公众对于财富的观念完全是从自己本身的收入出发——收入越高,对富裕的定位就越高。

Roger Wilkins说,对于“富”这一词是没有所谓准确定义的,不过收入最高的1%的门槛,是有明确的数字的。“在2015-16年度,收入最高1%的人(15岁及以上的所有人)中,最低为245,000澳元。”

总结

所谓“劫富济贫”的负扣税政策,实际效果并不会太好,也无助于平衡社会财富分配。负扣税给富人带来的好处是,富人将因此有更多的闲散资金来投资,也由此,最终会拥有更多投资房、获得更多负扣税优惠。但这并不不是说大家都是靠负扣税来发家致富的。

另一方面,即使负扣税优惠政策取消,富人一样可以有别的税收优惠政策可以选择,甚至很多富豪都会利用公司税等结构来合理避税,而直接利用负扣税来简单持有投资房的更多可能是中产阶级。

澳洲确实存在房屋价格负担性的问题,但症结就是负扣税吗?负扣税政策的确需要修改,但究竟该怎么修改,该何时修改,还有待关注。

Leave a comment